辽宁抚顺出现一道由近3万册“图书”搭建而成的“知识桥”。辽宁抚顺出现一道由近3万册“图书”搭建而成的“知识桥”。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视觉中国供图
  “藏书楼的资源建设究竟是数字的还是纸质的?”不久前在昆明召开的“2018年中国高校藏书楼发展论坛”上中山大学藏书楼馆长程焕文教授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已经举办过8届的高校藏书楼发展论坛被认为是“高校藏书楼领域的顶级高峰盛会”。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今年由中国藏书楼学会高等学校藏书楼分会、中国高等教育文献保障系统(calis)管理中央、北京大学藏书楼主理云南师范大学藏书楼承办的此次论坛还是吸引了全国各高校藏书楼以及与藏书楼有关的重点和标杆企业近千人参加。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背景下此次论坛的焦点是:大学藏书楼助力“双一流”建设的策略及实践。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对此程焕文毫不客气地说:“异国一流的藏书楼就不会有一流的大学。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藏书楼在某种意义上成了数据商的用户或用户代表
  那么在面对一边是网络化数字化盛行的时代一边是中国出版行业每年出版50多万种的庞大出版量高校藏书楼该如何含沙射影文献保存的基本职能?该如何开展馆藏建设呢?
  “这是一个难题。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程焕文说。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他指出目前国内许多高校藏书楼正在进行“无形的蜕变”。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其中最紧要的变化就是:从“纸质资源拥有者”蜕变为“数字资源使用者”。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许多藏书楼在购买数字资源的数量和预算上都超越了纸质资源。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他说。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华中科技大学藏书楼副馆长、研究馆员袁青在论坛上呈现的数据证实了这一看法。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据袁青对2016年图书经费前20所的“双一流”高校的馆藏结构的对比分析:有15所高校数字资源的购买经费超过了纸质资源。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只有中山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山东大学、东南大学、浙江大学的纸质文献经费比电子文献多。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尽管袁青认为理工科学校需要掌握国际学术前沿信息师生教学更依赖期刊全文数据库但在“纸本下降电子上升两者该如何共存”的问题上她也感到疑惑。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对此程焕文也深表担心。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他说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对数字资源的发展足够了信心。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但是多年来的实践经验露出藏书楼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数字资源捆绑。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这些数字化资源我们只有使用权异国所有权。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在程焕文看来因为数据商或数字出版商才是数字资源的拥有者使得“藏书楼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数据商的用户或用户代表”。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这种“数字拥戴”在近年来给高校藏书楼带来了诸多困扰其中最大困扰是国内外数据商的数字信息资源垄断造成数据库不断涨价致使国内高校不得不联合抗拒。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2016年4月7本报就曾对“北大因中国知网涨价憩息续订此前多所高校已停用知网”发表过报道《多地高校藏书楼预算难追数据库涨幅》。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同时数据商的大宗销售策略还造成资源的重复蹂躏。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有的同类数据库的内容重复度高达70%。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藏书楼为了获得30%的差异内容不得不为70%的重复资源付费。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由此也造成各高校藏书楼同质化现象越来越紧要一些高校藏书楼正在逐渐失去资源特色和学术魅力。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纸张是个老不死的东西”
  多年来程焕文一直在呼吁“敬惜字纸”并常常对人说“纸张是个老不死的东西”。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在他看来“异国纸本藏书楼就异国安身立命的根本”。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在国外访问程焕文看到欧美大学藏书楼的数字资源增长的同时购买纸质图书的量并异国减少。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2017年中山大学藏书楼的馆藏总量达到685万册然而这个位居全国高校前列的数据在欧美大学藏书楼的排名中却大约是在100位左右。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而且不少国外一流大学的馆藏非常有特色甚至配合学校的学科建设某些方面的特色做到了极致。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事实上国内有不少学人也认为“藏书楼特色馆藏是高校学术竞争力的‘能源’。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20世纪20年代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曾为国立中山大学藏书楼草拟过一份图书采购计划书把经史子集四部以外的民间文献作为采购重点。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顾颉刚先生曾怀揣着学校给他的10万两银票到江浙等地购买了大量民间稗官野史甚至还买了4万册碑文使得中大藏书楼拥有了一批品的专业藏书。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2013年12月北京大学藏书楼筹资1亿多元从日本大仓文化财团回购了931种册“大仓藏书”其中中国古籍716部册日本古籍187部2546册朝鲜古籍1部2册。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中国古籍中有极为罕见的《四库全书》进呈本22种其中有4部孤本。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2005年云南师范大学藏书楼建立的“西南联大图书特藏室”成为国内唯一专事珍惜西南联大文献的图书室。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这里藏有1946年西南联大三校北归时留下的盖有“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藏书楼”印章的部分典籍:中文图书约4280册、西文图书约2086册、线装书38种、报纸12种、期刊14种。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多年来复旦大学一直在购买哈佛大学的原版英文教科书;清华大学、厦门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一流大学每年都用较多的经费进行藏书楼特藏资源建设。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在他们看来“学术资源的积累有多深厚多又特色学科建设的平台就有多高大。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
  “数字资源是数据商‘上门来求’纸质资源则应是馆长‘出门去求’”。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程焕文说藏书楼特色建设不能只按书目采购不去四处访求他十分推崇上海藏书楼几十年矢志不渝地收集各地家谱、方志和手稿以至于此类藏书独步天下、无处可匹敌。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在担任中大藏书楼馆长的10余年间程焕文多次去安徽等地收集徽州文书。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因“忧闷中途阻拦”每次都是“连夜去连夜回”。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他笑称全国其他地方珍惜的徽州文书仅40万件而他为中大藏书楼收集了21万件徽州文书且都是一户户完整的文书“徽州文书研究所都不及中大多”。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2004年程焕文听到哈佛大学海勒斯藏书楼精简藏书的消息后把哈佛大学藏书楼馆长请到了中大考察终极说服了馆长使中大获得了海勒斯藏书楼馈送的价值数亿元人民币的16万种人文社科类藏书其中大多数是国内异国的珍品。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藏书楼更应该恪守‘尊崇纸本、珍爱纸本、保存纸本’的职业传统。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程焕文说。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如何遏制高校藏书楼的纸本借阅率不断下降
  本次论坛上与会者在讨论中也掺杂着诸多无奈和担心。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原由高校藏书楼都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现实:纸本借阅率不断下降。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某知名高校藏书楼曾对各学院不借书的学生的量做了一个排行版他们发现两个问题:“越高分的学生越不读书”;“数据库的点击量都是结业生点出来的”。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让他们不解的是有许多学生从进校到结业都没到藏书楼借过书也不用数据库直到大四或研究生结业要做结业论文才知道“正本学校藏书楼有学术数据库”。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然而高校存在的另一个现象也引起了藏书楼的反思:
  一直过着数字生活的大学生们当肆无忌惮借到教师指定的参考书时即使藏书楼有随手可得的数字图书他们也不愿意使用而是呼吁增添纸本图书的复本数量。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这让藏书楼人感到:“纸本图书是有生命力的纸本图书还是是大学生系统学习的最好选择。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在数字化盛行的今天纸本图书不仅异国消亡出版量还在增添销售在回暖。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这样的事实难道不值得我们尊崇和深思吗?”程焕文说。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为了止住高校阅读率下跌的趋势许多高校藏书楼的服务变得更加精细化甚至嵌入到学院的学术团队和学术研究中去提供定制化的信息服务。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清华大学藏书楼馆长邓景康教授介绍为学校院系、机关部处提供的学科分析报告和数据是清华藏书楼转型升级的一项新服务。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如为汽车工程系制作“智能网联汽车全球专利观察报告”长达近50页从智能汽车专利的趋势、全球紧要研发的企业专利中央以及全球智能汽车专利技术态势等方面进行了智能汽车产业界的周到分析。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清华大学附属医院曾有医生因肆无忌惮使用校内的学术资源在微信上叹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清华的附属医院却不在清华的ip端里。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
  藏书楼获悉后很快开展了8场讲座和培训向医护人员介绍如何使用藏书楼资源。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这样的讲座和培训也同时在其他院系开展。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2017年11月13清华美术学院的学生们在藏书楼一个独辟的空间里早先了经典绘画临摹课程的学习。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从这一天早先学校藏书楼珍惜的仿真古画向师生全部开放。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过去因为仿真古画肆无忌惮借阅学生肆无忌惮近距离临摹美院的这一课程多年来肆无忌惮有用开展。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经典图书和资料不是用来藏的而是要供教学和研究使用的。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邓景康说。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再高贵的头颅在大学藏书楼都要低下
  程焕文还提出了一个问题:“藏书楼的空间如何才能更适合读者的需求?”
  他指出虽然目前国内许多高校藏书楼都建了新馆但按照教育部的办学条件还是有不少学校藏书楼的生均建筑面积恶积祸满。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不去建设藏书楼的纸质资源就不会去建设藏书楼的空间资源。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程焕文说藏书楼的空间资源与知识资源是同等首要的展览空间、学习空间、共享空间和丰富的馆藏一样是提高藏书楼吸引力的首要途径。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也有藏书楼人抱怨:“有的学生来藏书楼不看藏书楼的书只看自己的书。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但在程焕文看来“利用藏书楼空间就是利用藏书楼资源”原由“大学藏书楼就是学校的文化中央”。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他曾去牛津大学考察对方安排参观的三个项目中第一个就是藏书楼。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藏书楼是了解大学的根本。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他说如果藏书楼不能成为大学的文化中央就建不成一流大学。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露出一流大学水平的就是藏书楼和实验室。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作为一个学习空间许多学人对藏书楼怀有深厚的感情。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清华大学藏书楼在馆内持续举办的讲座和培训让不少教师心潮澎拜。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哲学系副教授宋继杰在他的微信朋友圈中写道:“天堂应该是藏书楼的模样大学应该是80年代阶梯教室灯火通明人头涌动开讲座的模样。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过去的一周让我有时光倒流30年的感觉。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藏书楼建设就是要让所有人进入藏书楼之后肃然起敬。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程焕文说“再高贵的头颅在大学藏书楼都要低下向知识致敬、向文化致敬、向大学致敬”。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

数字时代,高校藏书楼还需要纸质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