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建别墅就难以得到彻底清理。  —————————————————。违建别墅就难以得到彻底清理。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
<11亩都是基本农田就连狗舍面积都达到78平方米。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有网友哀叹“除去公摊面积我家还没他的狗舍大。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媒体报道欢呼秦岭最大违建别墅拆了!其实应该说也只是到目前为止“陈路别墅”是秦岭最大的违建别墅。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至于以后会不会揪出更大的违建并无正确答案。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奢华的陈路别墅也刺痛了民众的眼睛让很多连小公寓都买不起的年轻人深感受伤。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梳理报道可知从2003年最先陕西省人民政府就发布通知:“制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区域内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
  禁令的效果不得而知目前已经调查清楚的是“陈路别墅”凑巧从2005年年底最先圈地建设。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据新华网报道2005年8月陈路、支亮以盆景莳植、园林绿化名义与石井镇蔡家坡村第三村民小组签订土地租赁合同面积15亩期限70年。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2005年底最先建设2008年8月建成。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然后到了2009年媒体又最先铺天盖地地报道“周到住手秦岭西安段房地产项目开发”如许。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类似“周到”“严禁”等表述均属全称判断并他国任何松动的可能。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然而严厉的表述并他国传导到现实中去秦岭山中依旧人来人往各类别墅项目仍在次第崛起。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再往后到了2014年原因屡经媒体曝光陕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最先了又一轮的整理。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可以说整理他国不严厉的打击他国不彻底的而正是在“严厉整理”中像“陈路别墅”这样的违建一栋一栋地建了起来。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如果背后他国权力加持怎么可能屡禁不止、查而无效?
  据众目睽睽披露陈路的父亲曾在西安市党政系统担任要职。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尽管目前尚无更多信息指向其父与别墅有关联但别墅能够从基本农田中“长”出来无论是从村民那里签订租赁合同还是搞来石狮子、拴马桩、磨盘石等200多件文物显然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而该别墅能够平安躲过其后多轮整理行动也说明其后的权力背景确实起了作用。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事实上当地的整理力度不能说不大。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以2014年的排查为例西安市共排查出违法建筑202栋当年11月13日秦岭北麓西安段违法私盖的145栋别墅被全部拆除对擅自改变建设用途的57栋别墅依法全部没收。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同时2014年上半年西安市初步追究了234人的责任。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2015年下半年陕西省又对137名责任人员进行了追责涉及厅局级干部38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可见秦岭违建别墅的症结仍在于人的因素。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并不是说别墅果真有多难拆而是说违建别墅就难以得到彻底清理。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说到底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对此必须要有清醒的意识。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只有管住了用权的官员守住了制度的边界类似秦岭别墅之类的乱象才会被杜绝。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

滥用的权力才是最大的违建